熱薦 >>

美容護膚|

減肥瘦身|

時尚發型|

服飾搭配|

戀愛技巧|

情感故事|

女性保健|

娛樂八卦

         
nba篮球分析 辉煌棋牌手游 新疆时时彩主页 格物策略 加拿大快乐8直播网站 微信上下分的捕鱼平 多乐彩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英皇国际棋牌 贵州快3开奖结果推荐号 黑龙江快乐十分平台 北京赛车pk34567玩法 2018年3d开奖 股票配资o配资658 浙江体彩6十1杀号专家预测 捕鱼欢乐炸送炮灵vivo版本 九五至尊棋牌官方版下载 血流成河麻将下载
您現在的位置:主頁 > 娛樂旅行 > 娛樂八卦 >
相關專題: 專輯 花粥 下張 包容

花粥:下張專輯寫“包容”

2019-12-02 05:19 編輯:領尚女性網 信息來源:網絡整理

瀏覽次數:


    導讀:花粥:下張專輯寫“包容”---在“花粥”與“花粥致歉”直沖熱搜榜首的15天之后,這位當事人終于在新京報記者對面

圖集

花粥:下張專輯寫“包容”

  《媽媽要我出嫁》原歌曲中文翻譯薛范手寫授權書。 圖源:@S.A.G舞臺藝術工作組

?

花粥:下張專輯寫“包容”

  Bachbeats最新回復郵件。 圖源:Bachbeats此前所委托公司公開的圖片

花粥:下張專輯寫“包容”

花粥:下張專輯寫“包容”

  “肯定有一段時間會特別低落,但是后來還好。我不是最辛苦的,周圍的人比我更辛苦,我要是情緒不好的話,就更添亂。”——3月18日下午,在“花粥”與“花粥致歉”直沖熱搜榜首的15天之后,這位當事人終于在新京報記者對面坐了下來,平靜地說出了這番話。

  “花粥”是誰?

  對于這屆網友而言,“花粥”是那個因為《媽媽要我出嫁》、《出山》等歌曲的署名問題,而陷入“音樂裁縫”、“音樂圈的搬運工”等指責聲中的話題人物。有些人因為熱搜認識了她,但在三天記憶的互聯網時代,也許她已經遺落在更多人的腦海深處。

  對早期歌迷而言,“花粥”是在音樂平臺中坐擁四百萬粉絲、抱著吉他唱歌的“粥大爺”。無論是曾經紅極一時的《二十歲的某一天》,還是最近的抖音神曲《盜將行》,閑暇的時候她們總會哼上一兩句。

  在百科資料里,“花粥,1993年7月21日出生在新疆烏魯木齊,中國內地民謠女歌手、獨立音樂人,畢業于中南林業科技大學”。

  而在現實生活中,花粥首次回應網絡爭議,她承認《媽媽要我出嫁》“侵權”,但非“抄襲”,那平靜的底色中有些倔強,也有些遲疑,“我覺得他們(網友)暫時還不知道事情的真相,就誤會比較深吧!其實說我抄襲的那些人,我覺得他們將來肯定就知道,我用不著抄襲。”說完,她頓了頓,笑著扭頭望向一旁的經紀人,“就不能這么說,對吧?”

  A 回應

  《出山》爭議:

  “我們堅決反對《出山》‘抄襲’的污蔑。”

  花粥的個人微博更新,停留在事件爆發的兩天后——3月3日,有網友稱花粥“作詞”的歌曲《媽媽要我出嫁》與薛范翻譯的同名白俄羅斯民歌歌詞完全相同,涉嫌侵權。當晚,花粥發布致歉聲明,表示《媽媽要我出嫁》屬于自己2012年作曲并翻唱的歌曲,該事件也是因曾經打包上傳平臺時出現工作疏漏所致,“在此向大家正式道歉!”3月5日晚,花粥所屬經紀公司S.A.G舞臺藝術工作組發布聲明,表示已與《媽媽要我出嫁》歌詞的原翻譯者薛范取得諒解與授權,花粥隨后轉發:“感謝薛范老師的理解和寬容”。至此,似乎這件因為詞作者的署名問題而引發的著作權風波,已經告一段落。

  但網友對花粥的檢索,并沒有因此結束——“作為一個看過兩次現場的忠粉,我想聽聽對于《出山》伴奏的解釋,只是這樣”,3月18日晚,在花粥最后一條微博的最新轉發中,出現了這樣的聲音。在《媽媽要我出嫁》之后,有關最近在抖音上走紅的《出山》所使用的“Beat”問題,第二次將花粥推向“是否抄襲”的質疑之下。(注:“Beat”的概念,之前大多出現在嘻哈音樂中,根據不同的使用方式,這個英文單詞可以翻譯為“伴奏”、“節奏”,也可以指向“曲”)。《出山》是花粥與音樂人王勝男合作的作品,于2018年9月28日在音樂平臺上發布,2019年3月5日,有網友代表原作者發布“侵權”聲明,稱“Beat”原作者Bachbeats委托名為CZ杰諾文化傳媒處理維權事務,并公開一份聲明,其中主要的爭議點,在于“Beat”的轉授權、作曲者署名和伴奏下載等問題。

  在采訪當天,與花粥一同出現的,還有另一位音樂創作人王勝男,新京報記者現場了解,《出山》的Beat由王勝男最初在國外的伴奏網站以49.99美元的價格購買了下來,花粥本有創作《出山》的想法和動機,后與王勝男合作在此Beat的基礎上作曲和作詞,最后錄制完成,上架音樂平臺,同時也標注了音樂制作來自于Beat的原作者Bachbeats。然而,歌曲獲得關注度之后陷入此爭議,新京報記者對話花粥經紀人王晨雨對爭議進行逐條回應。

  新京報:那份聲明指出《出山》是先在2018年發布歌曲,后在2019年租用的Beat,這個是否屬實?

  王晨雨:不屬實。歌曲首先就是以49.99美元被王勝男購買租用的,如果不付費是不可能下載到高質量伴奏的,這一點不攻自破。另外,當時49.99美元購買的使用要求是“發行量不得超過50萬份”,到今年二月份,我們監測到這首歌流量將要破50萬,于是又以199.99美元的價格再購買了一次,199.99美元價位的使用權限明確寫著“可以無限量發行,且可進行商業開發”。今年二月時該Beat的買斷價格是2000美元,我們沒有選擇買斷是因為該Beat已有諸多音樂人使用,一旦買斷,該Beat作品下架,其他音樂人就沒有辦法再使用了,也沒有必要。

  新京報:對方公開了王勝男的郵件,并回復“Beat是王勝男租用的,而非花粥,花粥并沒有使用此作品的權利”?

辉煌棋牌手游 新疆时时彩主页 格物策略 加拿大快乐8直播网站 微信上下分的捕鱼平 多乐彩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英皇国际棋牌 贵州快3开奖结果推荐号 黑龙江快乐十分平台 北京赛车pk34567玩法 2018年3d开奖 股票配资o配资658 浙江体彩6十1杀号专家预测 捕鱼欢乐炸送炮灵vivo版本 九五至尊棋牌官方版下载 血流成河麻将下载